City Of Sky

關於部落格
City Of Sky
  • 5290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誰的尊嚴?! 誰的奇蹟?!

 關大院長大概也看不懂劉大哥寫的吧.. 真的,請那些說創造經濟(因為他們五六十歲就退休,拿著豐厚的月退俸,到處遊山玩水..)的公務員(軍公教國企員工).. 看一下那些曾經為臺灣創造經濟奇蹟讓他門可以有豐厚月退奉的那些老勞工..

不但在臨退休時被工廠或公司辭退或有像聯福惡性倒閉; 到七老八十可能還在街上吃力推著資源環保車糊口..

是因為他們活該不是公務員不得安享老年嗎?還是他們活該只是勞工不得安享老年?..

也請他們看看像我這種每個月賺的錢除非刻薄自己,才能在給父母一丁點孝敬金後,一整年下來才還有一點不夠年終繳稅用的存款..我甚至還沒有能力帶父母出國去玩呢!

那麼, 那些比我還弱勢的人呢?

又, 我真的能夠安然在職場65歲才退休嗎? 也許再過幾年就沒有老闆肯用了!

又, 退休後那一點退休金夠我生活嗎? 遊山玩水? 呵,看看圖片吧!

我還有體力&健康? 可以像現在那些在街上推著資源回收車,至少有尊嚴的自食其力嗎? 生病的時候呢?

看看已60歲還在職場上跟我一起打拼的母親,我汗顏,我生氣..

我覺得我繳出去的稅金如此被污辱,我的尊嚴是應該在公務員之後才能被遵重嗎?那我何必尊重那些不尊重我的人呢!

==========================

[引]Chun-wei Liu

[轉]一個老公務員的哀鳴

臨 老才來接這個工作,很多朋友都認為我瘋了,特別是我的內人,她總認為何必呢!倒是我那個少不更事的小兒子,才讀小學六年級,看過各家電視台的報導後,竟 然連續兩天放學回家看到我,用大拇指向我這個超過半百的準老翁喊“讚”,這是最近人生低潮中,午夜夢迴都會偷笑的僅存愉悅,也鼓舞我繼續這段可能要面對的 人生困境。

這不是為了個人,也不是如一般媒體所報導與評論的所謂“抗拒改革”,軍公教與國家間是特別權力關係,他們平時的作為,甚至言行都受到 相當程度不同於一般民 眾或勞僱階級的制約。君不見我只是稍稍的加強語氣道出基層公務人員的心聲,就引來諸多好事者的品頭論足,顯示這個社會成熟度的不足,世界各國無分集權與民 主政體,無不對從事公職之人員作特別的規範,但同時也要給予一定程度的優惠。

今日決定重拾筆硯,先來談退撫制度,特別是軍公教人員的老年經濟生 活保障制度問題,現行制度之所以為人詬病,在於基金準備不足、在於所得替代率過高、在於 基金效益不足,也在於人謀不臧;人口老化本是好事,只因為基金準備不足,從而演變成長壽風險,長壽本是喜事福事,只因準備不夠,反成了壞事禍事,人不都是 冀望延年益壽,秦始皇還遣人尋求長生不老藥呢!只因制度設計過度,或是國家當前經濟景氣不佳,導致財政困難,於是拔刀四望,一陣濫砍,藍綠殺紅了眼,階級 意識突生,民眾相互仇視,人人火大,軍公教人員由於工作相對穩定,收入相對豐厚,於是成了人人喊打的代罪羔羊,有人說“眼紅後遺症”,有人說“相對剝奪 感”更有高層長官說是“見不得別人好”,不管是用什麼樣的修辭,總都不是好事好辭,今天這篇起手式文章,不適宜談論制度實體內容,來說點感性的訴求吧!

用 那麼嗆辣的語詞,其實是為了引起注意,是為了提高討論層次,我是一個長期處理勞資爭議、解決衝突的人,它不是屈屈關院長幕僚所稱個人的性格所致,引起社 會廣泛的討論,蒐集所有的批評論述,目的已經達成;內人早上到隔鄰店家購買早餐,那個“處長”、那個“理事長”是不是“李先生”?內人內向只能靦腆點頭, 回家抱怨,臨老才知道可能嫁錯了人。

在公務機關打混三十餘年,認識無數各機關各階層的工作伙伴,打從退撫年金制度改革討論初始迄今,幾乎看不到 也聽不見所謂抗拒“改革"的聲音,這一群相對理 性,多半是溫良恭儉讓一族的軍公教人員,這陣子為什麼反應這麼激烈,除了可能退休給與會實質減損之外,主要是來自自居“改革者”的傲慢與底層觀念錯誤及刻 意假造數據,極度傷害所謂“被改革者”或“既得利益者”的尊嚴與情感,我無數次在公開場合提到改革當然會痛,但切不可在傷口上灑鹽;改革會痛,需要的是安 撫,需要的是溝通,需要的是同理心。我們的所謂改革者,有跟基層同仁溝通嗎?有同理心嗎?

軍公教人員是社會中堅力量,多數自認為中產階級,中產 階級是社會的穩定力量,中產階級的待遇是社會的標竿,臺灣社會之可貴在於多元與自由,軍公教人員來自 士、農、工、商的家庭,他們的子女也會流向士、農、工、商各階層,我們是個混居的社會,竹籬笆早已打破,軍公教人員與普羅大眾無異,只因有心人士的煽動與 領導階層的傲慢,導致所謂階級上的虛無對立,揮之不去,如影隨行,請告訴我在誰反對改革?多麼偉大的語辭“改革”,誰先搶站文字的獨占使用權就是改革者 嗎?只要提出不同意見就是“反改革”嗎?是誰說了算?是那個手戴金錶,引用錯誤數據,以早已不存在的極端案例當作普遍現象,高舉改革大旗的所謂“改革者” 嗎?是先說先贏嗎?我們的卑微要求只是懇請踐行“程序正義”而已,只是基本尊重與尊嚴而已,行政院年金小組已對外說明102年1月底才提出改革方向,為什 麼考試院獨自針對公務員已向立法院提出相當具體的方向,那麼目前所謂的溝通與座談不就成了虛應故事的空談?稍一表示意見,一頂反改革的紅帽子就祭出,猶如 血滴子一般殺無赦;主政者千不該萬不該去鼓動人民反對公務員的情緒,說什麼相對剝奪感,公務員從來不是勞工的敵人,從來都不是勞工的對立者,勞資關係、勞 資關係談的就是勞工與雇主的關係,芸芸眾生普羅大眾多數受僱於資本家,一年365天,天天忙碌,其所得不過是22k、34k或46k而已,企業主每一個月 開一次董、監事會議。年薪動輒百萬千萬,企業虧損照領紅利,臉不紅,氣不喘,這才叫相對剝奪感。

關大院長,您聽得懂嗎?公務員不羨慕醫師、法官 不羨慕律師,因為職務與成就感不同,小吃店員工羨慕王品員工的待遇但不忌妒,行業職業不同所得自然不同,馬 大總統說什麼“行業不均",行業不同本來就不一樣,難不成我們成了共產社會或將要成為共產社會?只要行業職業間的流動是自由的,這一切都成為合理與自然, 主政者要做的是正確傳遞這樣的觀念與訊息,而不是隨反對者或多事者的評論起舞,要有正確的中心思想,大方向大格局的去思考國家的大政方針,而不是隨風起 舞,弄得天下大亂,人心不穩。

我個人最近的作為,可能不符合長官或部分社會的期待,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同儕的支持與鼓勵,這幾天我的電話爆 了,來自北中南東各地,有已退休者、有資深 公務員、有原住民,更多的是年青一輩公務員的憂慮,他們懷疑是否投錯了胎,找錯了工作,曾幾何時,一個本來讓大家敬重有尊嚴有榮耀的工作,成了吃垮國家財 政的毒瘤,親愛的領導!請您告訴我,是這樣嗎?這是您要的嗎?

把公務員待遇打趴了,勞工的福利與待遇就會好嗎?在此籲請社會各界瞭解、諒解,我要再次強調我所認識的公務員沒有人反對改革,但請先告訴我什麼叫做“改革"?是不是先說先贏?

夜深了!我累了,就算這一篇文章是一個老公務員的哀鳴吧!明天唯一的期望,依然是我那活潑的小么兒再給我一個大拇指“讚”!

http://www.facebook.com/chunwei.liu.31/posts/55317336802720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